首页 > 大连24小时 > 正文

孩子无法直立和行走,这位大连爸爸是这样做的…

海力网 来源:海力网 2018-04-13 21:46:56

周三中午 12 点,石道街小学的学生们以班级为单位,排着队离开校园,在这个队伍中,一位大人抱着个孩子尾随其后,显得十分突兀。尽管先天性脊椎病和双下肢肌肉萎缩导致这个孩子无法直立和行走,但父子俩一路上有说有笑,用笑脸感染着他人。

 

 

照顾儿子辞职做奶爸

在儿子大郅出生以前,王洪凯在一家企业负责消防安全,当时这个职位待遇还不错。2009 年,38 岁的王洪凯和爱人满怀期待地迎来了小宝宝,大郅出生没多久,夫妻俩就发现儿子腿细,有内翻足的问题。

大郅 8 个月时在北京一家医院确诊为脊椎不连续,用王洪凯的话来说,少了脊尾骨、膝盖骨在内的 20 多块骨头,这就导致大郅腰、腿直不起来,即便能拄双拐勉强站立和行走,内翻足的问题导致孩子多走几步腿就发麻,而大小便失禁是另外一个痛苦而尴尬的问题。

"当时知道孩子这个情况心里真是接受不了,但是看到这个 8 斤大的娃娃,哪能放弃治疗?"王洪凯说,其实他早就知道,治疗这个病是世界性的难题。

此后几年,夫妻俩踏上了求医的道路,为了照顾儿子,王洪凯辞职了,偶尔打点零工。"他妈妈有糖尿病,身体不好,孩子越来越大,抱不动,只能我抱着。"王洪凯说,他还记得儿子上学前,几乎每年夫妻俩都要带儿子到北京儿童医院、积水潭医院看病,先从黄牛党那儿花上三五百元买专家号,"一个专家就出诊一上午,等拍完片专家就下班了,我们就在北京住上一周,等到他下周出诊看结果。"王洪凯说,每次去都得花费五六千元,那几年多亏了亲戚朋友的接济。

不过对王洪凯一家来说,生活并非都是苦涩的,夫妻俩有空就带着大郅出去玩,去海边,去草原,去公园,看见同龄的小伙伴,也把孩子抱过去一起玩耍,王洪凯家里有一摞儿子出去玩时的照片。"不能让他在家里关着,让他产生自卑的心理,让他因为父母的原因产生心理上的落差。"大郅也确实像夫妻俩所希望的活泼开朗,懂事有礼貌。

 

 

陪读爸爸当上校园保安

王洪凯和妻子努力为大郅营造一个正常的成长环境。到了上小学的年龄,在西岗区八一路街道和林茂社区的鼓励支持下,夫妻俩鼓起勇气带着孩子到石道街小学报名,"校长特别亲切,握着孩子的手,问他愿意不愿意上学,他说愿意。"王洪凯说。

2016 年 9 月 1 日起,这位 45 岁的爸爸抱起四五十斤的儿子走上上学路。送进学校后他就在保安室里坐着,下课铃声一响,赶紧把儿子报到教室旁边的卫生室,换尿不湿,要是遇上了音乐课等需要换教室的课,他就把儿子抱过去,中午再陪孩子一起吃午饭,晚上抱着孩子排队放学离开教室。

没上过幼儿园,刚上小学时大郅不会写字,怕孩子跟不上教学进度而产生厌学情绪,放学后王洪凯也不松懈,坐在书桌旁陪着大郅写作业,目光随着一笔一划移动,哪个字写错了,及时纠正。如今大郅的成绩不错,20 多张奖状能铺半面墙。

王洪凯说,这期间受到了学校非常大的支持,不但减免了孩子的餐费,也让他免费吃午餐,在学校,王洪凯也力所能及的帮学校和老师搬点东西。这位父亲的默默付出感动了校领导,就在今年春节期间,西岗区政府和学校为王洪凯安排了一个校园保安的工作,这样他可以随时照顾孩子,也能有份收入。

由于这位父亲的陪伴和学校的支持,包括体育在内的所有课程大郅无一缺席。体育课上,大郅有时拄着双拐,用脚轻轻地把球踢出去,有时坐在爸爸的怀里投篮,有时用手接住同学传来的球,释放着儿童爱玩的天性。

 

 

儿子让夫妻俩感受到满满的善意

"刚上学时,我问他到学校怕不怕别人笑话,他满不在乎地说‘笑死我得了’,后来证明其他孩子和家长们都支持他,觉得他棒棒的。"大郅的妈妈说,大郅是全班孩子呵护的对象,上课需要交作业本时,周围的同学还没等自己的作业写完,就赶紧把王金郅写好的本子送给老师批改。中午有孩子替他打饭,还有同学会塞给他几颗饭后水果,体育课上也总有几个陪他玩耍的同学。王洪凯说,这都是家长们传达给孩子善意。

因为大郅,邻里关系也悄然改变。"以前都是不说话的,现在大家都能相互关心,谁家做了好吃的就给我们送来。不管是谁看我抱着大郅走在路上,无论是开出租车的还是自家车,都会把门打开,想捎我们一程。"王洪凯说,家里的玩具、书籍也都是社会各界好心人送来的,儿子上的绘画、象棋等兴趣班也都是经人介绍免费的。他说,现在自己不仅不觉得儿子拖累的自己,还感谢儿子让他结识了那么多善良的人。

当然,一家人也在力所能及地回报他人,帮邻居收个快递,谁家跳闸了,深夜也去帮忙修,邻居装修就帮忙搬东西,这对父子还报名成为学校的志愿者,去年王洪凯就抱着儿子和其他家长义工去海边到山上捡垃圾。

这两天,大郅在学一篇课文,叫《长大后你想做什么?》,大郅说他想当警察,大郅的妈妈说,"你还是当中医吧,能给自己治病,也能给别人治病。"

半岛晨报、海力网记者黄凤桐 摄影记者孙振芳

[编辑:宋洋]